?

返回

頂部

?

以文化的力量吸引人感染人打動人(高峰之路)

網站首頁    華夏資訊    行業資訊    以文化的力量吸引人感染人打動人(高峰之路)

  類型文學需要進一步深入挖掘中國故事,通過作品展現火熱鮮活的中國社會生活,彰顯中國人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把中國的歷史與現實、中國人的奮斗與夢想以鮮活的故事表達出來,發出自信響亮的文學聲音

  近年,中國的諜戰、科幻、玄幻等類型文學在海外受到歡迎。日前出版的《中國文學海外發展報告(2018)》以詳實數據支撐這一事實。報告從圖書銷量、網絡書店銷售排行、海外書評網站讀者評價等第一手數據入手,展示中國當代文學海外傳播實績。2018年3月截取的數據顯示,劉慈欣長篇科幻小說《三體》英譯本在亞馬遜網站銷量排行進入前3000名,而與之同時,一些名聲頗高的當代純文學名家名作英譯本銷量排名在幾十萬名開外。在書評網站上參與評價的讀者人數同樣存在著巨大差距,關注《三體》等類型文學的讀者人數也遠遠超過關注純文學的讀者人數。這些數字意味著,學界對于當代文學海外傳播的關注,已經從早期輸出目的地和譯本多少、翻譯語種多少、收錄圖書館數量多少,轉向關注作品落地效應。畢竟,有讀者才是文學接受的關鍵。2015年起劉慈欣系列小說《三體》在歐美廣受歡迎,2015年初,北美網友開始自行翻譯中國的《盤龍》等網絡小說,引發數百萬英文世界讀者追捧。這些跡象表明,中國類型文學在海外傳播中具有優勢,對海外讀者正在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力。

  類型敘事天然攜帶跨文化流通基因

  “類型文學”是伴隨網絡文學發展而在最近10年內熱起來的文藝學名詞。它強調以題材和寫作模式、套路來劃分作品,其內涵相當于以前的通俗文學概念,又有所拓展,可以將一些游走在純文學邊緣地帶的作品也納入其中。“通俗文學”往往隱含旨趣高雅或低俗、品位高或低、面向知識精英或普通大眾這種二元對立的認識框架;“類型文學”的說法則較為中性。類型文學本質特征是以“好看”為宗旨,把讀者當成服務對象,在乎讀者閱讀感受,希望能給讀者帶來愉悅和撫慰,注重文學的想象力。大規模類型文學作品的涌現,必將沖擊已有文學認識框架,成為刷新文學觀念的契機。

  國外譯介到中國的暢銷書大部分是類型文學,如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丹·布朗的懸疑小說、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說、喬治·R·R·馬丁的奇幻小說等。中國近年類型文學寫作成就正是世界范圍內類型文學熱的組成部分,它們用相似的模式服務全球讀者,天然自帶跨國界流通能力。這種流通能力的獲取,至少依賴于以下三個因素:其一,有一個好故事,有懸念,有吸引力,能為受眾帶來閱讀快感,故事經得住翻譯的,在跨語言譯介過程中損耗和變形程度低;其二,有人類共通興趣點,如對未來或異世界的想象、純智力推理式思維游戲、對人性進行深度挖掘等,這會使讀者接受起來少障礙、無負擔;其三,有一整套成熟的跨國翻譯、推廣、營銷手段。其中譯者的翻譯水準、版權經紀人的眼光、出版方的市場推廣能力這三個因素聯合作用,成為影響類型文學能否受到海外市場接受乃至追捧的重要因素。

  類型文學能充分利用市場機制實現更強覆蓋

  類型文學海外傳播熱凸顯市場力量在文化傳播過程中的作用。有論者提到,中國文化走出去,要有一種“用戶思維”,只有滿足海外讀者日常文化生活需求,使之產生發自內心的滿足感,才能走進人心。此前一段時間,中國文學海外傳播主要依賴有規模有體系的經典作品譯介,這些譯介在推動中國文學走出去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但有時也會出現譯介書目和目標讀者的喜好、接受度之間有差距的情況,從而影響譯介和推廣效果。類型文學海外傳播則更注重市場需求,有時候甚至表現出從“譯出”到“譯入”的變化,即不是先譯好了再推送,而是對方主動譯入。據稱,中國網絡小說的許多海外讀者因為等不及人工翻譯的滯后,甚至通過機器翻譯來實時閱讀中文更新內容,這種如饑似渴的讀者需求是中國文學走出去根本的動力。

  類型文學海外傳播熱凸顯海外讀者群的擴大和豐富。此前中國當代文學的海外讀者主要是漢學家群體、學術機構的研究人員和修讀文學專業的學生,類型文學傳播則使讀者群擴展到工薪階層、青少年、網絡游戲愛好者等更為普泛的大眾讀者群,使中國文學更多地在文學讀物的意義上被接受,通過生動故事和深入的興趣溝通,更容易加深理解、打動心靈。

  相對于“純文學”,類型文學傳播還有一個優勢是立體式輸出,其傳播形式不僅僅是單一文字呈現,而是一個立體運作:制作依附于文學故事的游戲、動漫、電影、電視劇、周邊衍生商品等。它攜帶的不僅僅是“閱讀”這個動作,還包括觀看、演示、虛擬現實體驗等。它對讀者的影響和感染是全方位的,是多種載體形式合力之下的深度浸入。這些優勢是傳統的純文學無法比擬的。隨著中國公司搭建海外網絡文學平臺,中國網絡小說不僅輸出內容,甚至輸出模式:翻譯機制、付費閱讀模式、打賞制度、與紙質書同步制作推廣的方式等。這些模式有可能在其他文化傳播中被效仿,成為世界網絡文學的標準配置。

  海外需求趨熱對類型文學創作提出更高要求

  習近平同志指出,“文藝工作者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發中國精神、展現中國風貌,讓外國民眾通過欣賞中國作家藝術家的作品來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增進對中國的了解。要向世界宣傳推介我國優秀文化藝術,讓國外民眾在審美過程中感受魅力,加深對中華文化的認識和理解。”這無疑為包括類型文學在內的文藝創作指明方向。作為活躍在文學海外傳播和交流一線的重要力量,類型文學不能滿足于讀者粉絲數量和碼洋、點擊量,應該充分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發揮更大作用。一方面深入挖掘中國故事,通過作品展現火熱鮮活的中國社會生活,彰顯中國人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把中國的歷史與現實、中國人的奮斗與夢想以“好看”的故事表達出來,發出自信響亮的文學聲音;另一方面,自覺樹立傳播中華文化的意識,將深入我們血脈的文化基因、日用而不自知的文化傳統以形象生動、可感可知的方式表達出來,把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一面和得到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一面都展現出來,以文化的力量去吸引人、感染人、打動人。

  對照這兩個標準,當前類型文學創作還有很大提升空間。目前,類型文學寫作處于數量多、精品少的階段,一些作家還在盲目追求產量速度,一些作品還存在重復、拖沓、單一、陳詞濫調的弊病。輸出到海外的作品也以仙俠玄幻為主,講述當代中國和中國人現實生活的作品偏少,對中國文化的書寫也流于表面,有符號化、標簽化、碎片化傾向。在此背景下,類型文學海外傳播熱反過來對類型文學發展提出更高質量要求。類型文學應該向純文學學習深度、高度,不斷突破類型、激發內在活力,同時也應打開視野,從大千世界和時代現場中萃取故事,琢磨向全球讀者傳達中華文化魅力的方式方法,在滿足讀者好奇心、給讀者帶來新鮮感和提煉中華文化精髓精華之間謀得平衡。

  類型文學海外傳播任重道遠,但我們相信讀者、相信市場篩選機制的力量和眼光,相信在海量作品和充分競爭的環境中,一定會誕生出類型文學精品。大量類型文學征服海外普通讀者和少量純文學在海外特定人群中獲得口碑,這是一個可以預期的合理的文學輸出圖景。對于中國當代文學的海外傳播,類型文學是一個重要突破口,是中國文學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影響力的重要契機。鑒于此,我們應該鼓勵類型文學的壯大與輸出,加強對類型文學的研究,努力夯實適合類型文學作家寫出精品的土壤,把它們譯介到海外,使中國文學不僅走出去,而且走進去。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2日 20 版)

2019年7月3日 10:08
?瀏覽量:0
?收藏
玩21点说的话